人物志:毒品、酒精和女人范德梅德的反思

作者:电竞综合平台   来源:http://www.jm-meeting.com    栏目: 电竞竞猜体育电竞    日期:2018-07-07

  他曾被视为欧洲最具潜力的边路希望之星,他曾和菲戈相提并论,但由于声色犬马的生活,他的职业生涯并没有达到人们预期的高度。者Jamie Allen就讲述了荷兰边锋范德梅德的故事。

  作为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球队之一,阿贾克斯以青训闻名世界。特别是在科曼执掌阿贾克斯的时候,阿贾克斯阵中有着一批星光耀眼的年轻球员。

  1995年,阿贾克斯夺得欧冠冠军。而2002/2003赛季,球队阵中还拥有伊布、范德法特、斯内德都这样表现优秀的球员,并且在欧洲足坛绽放出了自己的光彩,甚至成为了超级巨星。不过在阿贾克斯阵中,有那么一位球员,他始终都没有能够兑现自己的潜力,他的职业生涯毁于毒品、酒精和女人。特别是在效力埃弗顿的那四年时间里,他的放纵,断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  范德梅德是一名典型的荷兰边锋,他边路有着娴熟的表现,能够轻松突破对手的防线,为队友提供精准的传中球。这位阿贾克斯青训学院出品的球员,在当时被誉为球队技术最好,最有前途的人才,甚至一些人会将他和葡萄牙的菲戈相提并论。

  在2000年到2003年之间,范德梅德在阿贾克斯确实有着上佳的表现,不仅帮助球队拿到了联赛冠军奖杯,还拿到了荷兰杯的冠军。他盘带出众,突破犀利,有着强大的助攻能力,看起来成为顶级巨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。

  效力阿贾克斯之时,范德梅德得到了艾德沃卡特(Dick Advocaat)的召唤,在荷兰对阵美国的比赛中完成自己堪称完美的处子秀。这场比赛中,范德梅德抓住对手的失误,攻入了一记漂亮的进球,帮助球队2-0击败美国。

  日后,范德梅德和他队友伊布的职业生涯形成了巨大的反差,而这样的反差是令人震惊的。在阿姆斯特丹的时候,这两名球员都有着将整个世界踩在脚下的能力,并且看起来很快就能够走上人生巅峰。

  虽然两人的职业生涯大相径庭,但伊布在2012年谈及自己老友的时候,如是说道:“我们是一个团伙,我们都是疯狂的家伙。我、米多,还有范德梅德。他能够理解我,我也能够理解他。他就如同一个邻家大男孩一样。”而伊布在谈论他们的坏男孩形象的时候,则表示:“人们都说:‘哦~他们是不同的,他们太难照顾了,但当我看到范德梅德的时候,我就感觉他好像也是我们中的一员。’”

  24岁的时候,范德梅德迎来了自己在阿贾克斯进球最多的一个赛季。而在2003年夏天的时候,他则是签约当时的意甲亚军国际米兰,据说转会费用为800万欧元。尽管转会国际米兰,看起来会是范德梅德在一个更高水平的舞台上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,但他在登陆亚平宁之后,情况却有了明显的变化。

  范德梅德不再是小池塘里的大鱼,国际米兰拥有很多顶级球星,比如维耶里、斯坦科维奇、法比奥-卡纳瓦罗等等。而范德梅德的前阿贾克斯队友伊布,在转会尤文图斯之后,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。

  在国际米兰,范德梅德很快就成为了边缘人物,大多数时候都在一线队的边缘挣扎。为国际米兰效力的两年时间里,他只不过为球队出战联赛32次。最终在2005年夏天,以200万英镑的价格转会埃弗顿。

  尽管埃弗顿算不上英超豪门,但在2004/2005赛季的时候,他们还是打破了英超“BIG4”的垄断,挤掉了利物浦,获得了欧冠参赛资格。当时埃弗顿主教练莫耶斯在夏季转会期大肆招兵买马,以期望在新赛季的欧冠联赛中取得一个令人满意的成绩。而范德梅德,即便他在国际米兰的情况并不理想,但他仍旧是莫耶斯心仪的球员。

  和范德梅德一同加盟埃弗顿的,还有克洛德罗普(Per Krldrup)、瓦伦特(Nuno Valente)和菲尔-内维尔。在范德梅德加盟埃弗顿之后,球迷们都希望他能够给中场带来不一样的变化,为球队在边路提供创造力,让埃弗顿的锋线球员,比如詹姆斯-比蒂(James Beattie)拥有更强大的威力。

  说起来,范德梅德从国际米兰转会埃弗顿的时候,摩纳哥也表现出了自己的兴趣,而且看起来埃弗顿并没有足够的吸引力,但埃弗顿给出的工资过于诱人,最终让范德梅德去到了默西塞德郡。在范德梅德的自传《不可饶恕(Geen Genade)》中说道:“我在国际米兰赚了很多钱,但埃弗顿给我的周薪是37000英镑,是我在意大利的两倍。”

  作为埃弗顿薪资最高的球员之一,范德梅德其实在场上并没有什么出众的表现,他因为伤病的原因,出场次数屈指可数。由于腹股沟伤病的原因,范德梅德直到2005年10月才完成了自己的首秀——在埃弗顿对阵米德尔斯堡的比赛中替补出场。

  除了受伤之外,影响范德梅德在埃弗顿职业生涯的,还有更加凶险的事情。其实这位荷兰边锋的问题还可以追溯到他效力国际米兰的第二年。在2013年接受BBC采访的时候,他公开谈论了自己与酒精的问题:“我在意大利的第二个赛季,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出场了。这对于我来说,就如同度假一样,所以我出去喝酒,根本就不想足球的事情。我很沮丧,我踢不了球。”

  加盟埃弗顿之后,工资的增长使得范德梅尔嗜酒的习惯日益加剧。他每天纵情于声色犬马之中,以此消磨时光。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的时候,他谈及了自己如何支配自己收入的问题:“我买了一辆法拉利,而第一站就是去利物浦知名的酒吧Newz。在那里喝了几个小时的酒之后,我开车去了最近的脱衣舞俱乐部。虽然说喝醉了去脱衣舞俱乐部,并非明智的决定,但我当时迫切想要一个赤裸的姑娘。”

  去到脱衣舞俱乐部之后,范德梅德带走了一个脱衣舞娘——一个叫做丽莎的姑娘——最终这也使得他的婚姻瓦解,个人生活跌至新低。

  在球场上,范德梅德的表现乏善可陈。2006年1月时,范德梅德在训练中大腿拉伤,使得他在埃弗顿的处子赛季变得更加艰难。整个2006年的上半年,范德梅德似乎都处于被遗忘的状态下。

  接受BBC采访的时候,范德梅德讨论了他那六个月的时光:“在这六个月的时间里,我没有过上我应该有的生活。对于我来说,这是一个办法(放纵),我可以不用去考虑我的问题。我有很多钱,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,我可以买我想要买的东西,我可以得到我想要妞儿。这事情很容易,所以你很快就会出轨。因为没有限制,所以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。出去喝酒,忘掉现实。”

  因为声色犬马的问题,范德梅德和莫耶斯之间也产生了矛盾。荷兰人甚至还在埃弗顿队医的办公室拿走了一些安眠药,以解决自己的失眠问题。酒精和安眠药,成为了范德梅德治疗失眠的方式——对此,范德梅德非常上瘾。不过这还算不上他人生的最低谷。

  2009年,范德梅德离开埃弗顿,但他的生活并没有改观,甚至变得更加糟糕,他开始服用可卡因,嗜酒,不断和朋友们在利物浦聚会。作为一名自由球员,他继续生活在默西塞德郡,并且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,事情变得愈发失控。足球已经不再是范德梅德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,保住自己小命才是他最关注的事情。

  “我一周七天都在聚会。我不能够专注于足球,或者其他事情。聚会就是我的生活。如果你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,生活在利物浦真是太危险了。我意识到利物浦的生活会害死我,所以我决定离开。”

  在利物浦糜烂的生活,让范德梅德的人生跌至最低点,但他最终还是设法回到了荷兰。然而,在埃因霍温,范德梅德并没有能够找回自己的状态。

  如今的范德梅德已经挂靴退役,并且也摆脱了酒精、毒品的影响。在他的自传中,以及各类采访中,他也剖析了自己的过去。在接受BBC采访的时候,他亦是总结了自己的职业生涯:“那一个时刻,我是仅次于菲戈的,欧洲最好的边锋,但后来我浪费了自己的天赋。这是一个教训。现在我希望能够帮助其他球员,帮助他们不会再犯下同样的错误。”

  2013年的时候,荷兰媒体爆料,德伦特在2011年离开皇家马德里,转会埃弗顿的时候,范德梅德就曾试图警告自己的同胞,不要步自己后尘。“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,利物浦有着太多的诱惑。不知不觉间,你会在夜总会流连忘返。”

  范德梅德的职业生涯已经走到了相反的方向。伊布成为了世界级的球星,但范德梅德还在试图改变自己的生活。2012年的时候,范德梅德考取了欧足联的教练证,以此重新回到了足坛。

  作为一名教练,范德梅德将和后辈们分享自己的经验,以避免年轻球员走入歧途,浪费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上一篇:范德梅德:伊布是世界最佳比肩梅西C罗       下一篇:叮王争霸》第二季接力激战 加大煽情励志元素